小说之城 > 女生耽美 > 然后侦探陷入癫狂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火锅

第二百四十四章 火锅(1 / 1)

“别叫。”

瑞文拨开芬里尔的脑袋,凑到门边,仔细聆听起了教授的自白。

“我是a2教授,人类综合技术协会的第四名创始人这个世界是假的,是一片充满谎言的脆弱乐土”

“地球早就已经没有了人类的生存空间”

“这世界只是一个梦一个以他的意识构筑而成的梦,我是梦的创造者,梦的守护者”

“为了让梦境存活下去我需要更多灵魂支撑它,我必须从现实中掠取”

“所以我建立了桥梁让现实的灵魂得以窥探梦境的美好将它们引诱过来变为梦境的养料”

“为了生存我还需要继续掠夺下去”

“也许他在听吧也许他已经睡着了。”

“抱歉,孩子我必须再背叛你一次。”

“!”瑞文一下绷紧了神经,提防起了随时可能发生的变故。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来他所说的背叛不是下一秒钟立马背刺我。”瑞文暗忖。

教授的自白与r1在梦中的描述基本能够吻合。看样子,当初的r1并没有成功阻止教授将那几十万灵魂拖入梦境,梦境世界因此而诞生。

连接在两个世界之间的血肉之桥是勾引猎物的饵绳。一百多年间,灵魂们自愿投入梦境,流连忘返,最终溶解为潜意识空间的一部分,维系它的存在。

这就是,这个美好世界背后隐藏的真相!

可是,如果这个世界真的仅仅是个梦

那为什么教授能反过来干涉现实?为什么会有新生儿诞生?又为什么会出现不灭的灵魂呢?

瑞文怀揣着几个尚未得到解释的疑点,重新钻回了被窝里。翌日,他在豆浆和肠粉酱油的香气中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一不小心真的睡着了。

“您的口味可真接地气。”瑞文掰开免洗筷,忙不迭地把吃惯了的中式早餐往嘴里送。他头一回注意到教授会用筷子,还用得相当利索。

“丁筝先生教会了我很多本土习俗,从吃火锅开始。”

“可惜丁主任也不在了。不然,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出去吃上一次,就着虾滑和毛肚,好好聊聊各自的理念,让木耳听听我们的心事,所有问题就像鸭血块一样,入口即化。”瑞文突发奇想。

“最重要的是,哪怕吃着吃着闹矛盾了,也没人敢掀桌。”

“是啊不论对错,不论立场,没有什么矛盾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

教授沉声感叹。

“要是我们早些想到这个好东西的话,也许一切早就有所不同了。”

瑞文耸了耸肩。他知道这只是玩笑话。

两人就着食物的话题,头一回说起了真心话,时而高谈阔论,时而同时陷入唏嘘的沉默。

过了一会,门铃响了。

“我去拿个快递。”

教授接过快递员递来的纸箱拆开,将一只白色机器猫摆放在了地上。

“阿夏,我不是说过最好让我有个从门口登场的机会吗?这样一点惊讶效果都没有。”机器猫吱吱呀呀地竖起尾巴,抱怨起来。

“这又是个啥玩意?”瑞文皱起眉头。

“嗯,这年轻人的反应明显更像‘他’。”k悠哉道。

“k,向瑞先生解释一下我们的计划吧。”教授开口。

“k?!就,就这玩意?!!”

瑞文一下懵了。

他老早就知道k这一号人物。他与奥贝伦侦探公司存在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是个头号神秘人物。“过去”的自己临死前还收到过对方寄给自己的邀请函!

“我当然不是一只机器猫。我的本体位于月卫一号的观测站内,与地面相隔二十万公里。”k解释道。

瑞文几乎立刻在脑海中将k,月卫一号和侦探公司三个关键字连了起来。

如果三者的关系能够划上等号,那么奥贝伦侦探公司的所在地很可能就位于月卫一号,也就是那颗环绕月球旋转的卫星上,那地方真的就是所谓的月下城!

嘶星球是圆的。以相对位置而言,那颗卫星的确可以算是一直处于月亮的“下方”!

“阿夏,我是不是说漏什么了?为什么他会这么惊讶?”机器猫歪了歪脑袋,双眼内部的指示灯闪烁了两下。

“说吧。他迟早要知道。”教授点了点头。

“包括小时候我抱过他之类的八卦?”

“随便你。”

瑞文很想问k为什么要寄出那封邀请函,但仔细一想,那件事在时间线上压根还没有发生!

因此,很有可能是未来的发展导致了那个结果,现在他还得不到答案。

命运的节点居然又凭空多出了一个!

k开口道:

“年轻人,关于你的过去有很多故事可以说,哪怕只挑重点讲,恐怕讲到明年也都讲不完。”

“我不介意多听一些。”瑞文说。

“可惜我的电量有限。我们待会还要谈正事。”机器猫晃晃脑袋。

“我和阿夏讨论了很久。你没有办法完全信任他,对吗?”

“是的。”瑞文坦诚道:

“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不想犯同一个错误。”

也不知是不是机械音带来的错觉,他感觉k在这个问题中真正想要确认的不是自己的意愿,而是那份信任本身。

“既然如此,我有个提议。你可以去你自己的潜意识空间里寻找那份真相。”

“我自己的潜意识空间?”

还有这种操作?

“对。那份记忆本来就藏在你自己的脑子里。你在你自己的潜意识内有着绝对主导权,阿夏没法干涉,不用害怕他阴你。事实上,你甚至能反过来把他的性命捏在手中。”k循循善诱道。

“听起来的确蛮有道理。”瑞文若有所思。

这第三个条件本质上是他拿来凑数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教授为难,好给自己拖上一点时间,没想到被他们找到了一个完善的解法。

自己要是不答应,貌似显得有些诚意不足,甚至可能被对方看出猫腻。

嗯,也好。只要这两人不是联起手来坑我,最后去确认一眼真相也无妨。

“那就这么定了。”

“现在,回到你的第一个要求。”k话锋一转。

“我解析了你发来的坐标,已经有了对付‘恐怖大王’的初步方案”

瑞文仔细地聆听着k的方案,在心中默默衡量起来。对于一名上位存在的力量,他的衡量标准主要来自林心的描述,以及自己的亲身体验。

比绝大多数“细胞”量级的存在都要强大,但是并没有达到“星球”的量级,体内周转的能量约等于数个超大型核电站

“我觉得”思忖许久后,他开口道:

“这方案也许可行。”

“哥,是我,我来看你了”

监狱中心医院,瑞雪提着一袋热乎乎的点心,反复下定决心,深吸一口气,推门走入了探视区。

当她看清哥哥的模样时,险些没被吓出眼泪来!

“普通人”瑞文的眼窝内胡乱塞着一堆沾血的药用棉球,嘴里的舌头没了尖儿,血糊糊的一节,勒上了拘束口球,淡红色的口水一条接一条地从不同的孔洞中流出。

比起“疯子”,他看起来更像个怪物!

“小雪啊”在护工摘下口球后,瑞文长长地吐了口气,仿佛在吸一根看不见的大雪茄。

“别再来找你老哥了好不好?”

“为什么别来?”瑞雪强忍哭腔,故作镇定地询问。

“老哥我害怕啊。他们盯上我好久了,你一来,他们知道你是我妹妹,缠上你谋害你怎么办?”

“”

瑞雪能听出哥哥是在故意装疯卖傻,自暴自弃。他的语言条理还在,头脑还是清晰的。

“如果我能放你出去”她斟酌道:

“如果能出去,你最想干什么?”

“杀人。”瑞文咧开血淋淋的嘴角。

“总不能是出去吃火锅吧?”

“当然,我不是什么人都杀。主要是想找弄烂我眼睛的那个人,然后,刷!刷!刷!”

“干完这个,我就满足了,我就好了,我就正常了!”

“在那之前我都不安全,你要小心,靠近老哥是件很危险的事,小心老哥突然发作,嘿嘿嘿!”

“离我远点。”瑞文在心中默念。

“拜托离我远点,小雪。”

最近两天,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些异状。最明显的一次体现在他嗑断门牙的时候,那血珠滴到他的手背上,竟像条毛毛虫般开始往上攀爬!

更加神奇的是,他感觉自己似乎具备了某种“预知”能力。有一次,他的脑海中偶然闪过坏掉的灯泡,监室内的灯就突然发出啪嚓一声,惊动了好些护工。

不,与其说是预知,也许这种能力更加类似心想事成,自己想什么就是什么,想让什么发生,什么就会发生!

他想让小雪离开,不仅是为了保护她,更是为了让自己有空间继续试验。

如果这一切只是自己的幻觉,那自己做什么都伤害不到别人。

可如果这种超自然力量真实存在,就说明弄瞎自己的恶魔也是真的!恶魔还在外面游荡!

所以,不管真相究竟如何,他都必须假设这份力量真实存在,利用它逃出去,把恶魔给杀死,绝不再让它遗祸人间!

经过几次暗地尝试后,瑞文得出结论,比起血液,“心想事成”的力量更加好掌握。除了灯泡事件,他还挑着时间点分别制造了另外三起小意外,通过护工的抵达速度,人数和反应激烈程度推断他们的值班规律。

第一次,他让装早点稀粥的碗掉到地上,发出很大的声响,引来了两名护工,用时适中,反应有点暴躁。

第二次尝试是在午饭之后,他让装着铁栏的窗户凭空打开了。同样来了两个人,用时很长,反应相对平淡。

第三次尝试在深夜,他直接让自己的拘束带无故松开,弄响了警报。来了一大波人,非常快,非常紧张。

唔,倒也挺符合上班人之常情的,瑞文在心中默默分析着。

医生护工也是人,也会被情绪左右。值早班的人效率总是比较低,性情比较暴躁,换做自己去干也一样。

而在晚上,也许是因为固有印象,也许是因为大量的前车之鉴,不论是否刻意安排,护工总是会比其他时间段更加害怕有人闹事。此外,由于夜勤专排和加班补贴的存在,监狱中心的夜班执勤人员绝不会比白天少。

因此,在晚上出逃其实并不明智。

相对之下,中午反而是一个比较放松的时间点。

不论是护工还是病患,对于疯子白天出逃这种事情都有着天然的轻视。这种现象在心理学上名为“代表性启发”,人们在受到某些事件的典型性影响时,会无意识地忽略掉实际概率。

疯子不在白天出逃,小偷不在白天入室偷盗,这些观念细想起来很荒谬,但总会在冥冥中给人一种先入为主的牵引。

换句话说,早上和中午两个时间段都是较为合理的选项。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该怎么在双目失明的状况下摸出监狱中心医院的大门了。

瑞文几乎能肯定自己和上次一样位于医院的中心地带。他进过一次这里,但这并不代表他清楚这地方的布局,打得开这里的上百道门锁。

可是,对于一个盲人,对于一个拥有心想事成之力的盲人而言,事情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如果自己相信前方有路,路会不会就这么铺陈在自己面前呢?

这种想法对普通人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但对盲人来说不一样。

他不会被自己双目所见束缚,所思所想皆为真实!

“午饭时间到了。”瑞文在小雪离开后心想道。

他才刚吃过早饭,压根不饿。

可是他双目失明,没法通过时钟或日光判断时间,时间流逝得多快多慢,他压根没有概念。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间,午饭时间已经到了啊!”瑞文在心中反复对自己说。

这是他迄今为止最大胆的一个尝试。

咔!

门真的打开了!

“编号144,姓名瑞文,吃饭,吃药。”

女护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绷,身后还跟着两人,他们很清楚,自己虽然安分,但绝不是好对付的主。

好像成功了!瑞文心中暗喜。

“那我觉得今天的午餐应该是香煎鳕鱼块配时蔬米饭,一个苹果,外加一盒低糖甜牛奶。精神病患者的伙食注重营养均衡,这是相当合理的搭配,嗯,非常合理。”

他一边想着,一边在护工的帮助下开始了进食。最先尝到的是一大块西兰花,然后是有点干的鱼肉块。

紧接着,饭粒,苹果和甜牛奶也到了嘴里,独特的口感和味道证明了它们的存在真实性!

真的能行!

在一名瞎眼的疯子面前,世界成了一片无限大的旷野,能够任由他的想象发挥!

这就是所谓的盲目痴愚吗?

瑞文在心中自嘲道,吞咽下一大口鱼肉。

盲目吃鱼,嘿嘿!

最新小说: 双拐警员 诸神隐退 离谱降诞 概率诡术 黑木侦探系列:低俗杀心 欢迎来到深度空间 黎明在破晓之时 持刀夜行 究极涅槃 幽灵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