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 古爹来了(1 / 1)

清早,当韩谦走出卧室的时候看着坐在沙发上老家伙时,韩谦挠了挠头打了个哈欠。

“啊~古爹你咋来了。”

老古盯着韩谦哆嗦的腿,问道。

“你腿咋了?哆嗦什么?看我你害怕?”

韩谦点头。

“害怕!伱还没说你咋过来了呢?”

说话间蔡青湖打开酒店的入户门走了进来,对着韩谦笑道。

“起来啦~”

先和韩谦打了招呼之后才把对着老古笑了笑,老古也不和蔡青湖计较,相比其他的姑娘,蔡青湖在老古的心里比她们稍微强一点,周慧和李雅丽是朋友,也是蔡青湖没认识韩谦之前依然能握着巨额财产做检察官,并且没人敢去找麻烦。

里里外外算来,蔡青湖还要叫老古一声姨夫。

虽然没啥亲戚。

韩谦刚坐下,伸出手去拿包子的时候手臂僵在了半空中。

“古爹古爹,给我揉揉胳膊,抽筋了抽筋了。”

老古大清早的跑来酒店看韩谦,结果一口饭都没吃上开始给这个兔崽子按摩,老古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不应该来,懒得看韩谦之类的话。

可早上进入滨海之后,老古都没和那些同事们去办正事儿,第一时间就跑来酒店找韩谦。

一个没有任何血缘,也没有任何所图的长辈做到这份儿上,说不稀罕这孩子,那有人信么?

老古稀罕韩谦,真就是把韩谦当做了儿子去对待,韩谦的出现也弥补了老古内心对儿子的一个完美幻想。

不用太帅,但是够精神就好。

不用太有学历,认识字就好了。

不惹事,遇到事儿不怕事儿,有男人的血性,也有见不得杀生的那一份柔情。

学历不高,但是懂道理。

不趋炎附势。

出门在外任何场合都能适应,在家里能下厨做饭洗衣不觉得丢了面子。

拿得起也放得下。

动手的时候也不含糊,不会因为担心自己怎么就胆怯。

面对女人不说能轻松拿捏,可身边这么多莺莺燕燕的不是已经说明了么?

韩谦真就诠释了什么叫做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得过流氓,滚得了大床这四句话。

其实在床上也没有那么差劲,只不过不是天赋异禀罢了。

过了好一会韩谦终于缓过来了,吃着包子看着老古含糊道。

“古爹你还没说呢,你咋突然来了?”

老古站在韩谦的身后盯着他那被子弹打穿留下的伤,皱眉道。

“你怎么那么多的问题呢?我来还得和你汇报一下?我看你这兔崽子还活着没,怕你死了。”

韩谦哦了一声。

“古爹你给我倒杯水呗,噎着了!”

一巴掌抡空,韩谦是四肢趴着跑的。

离开了酒店,蔡青湖成为了小司机开着这辆A8前往造船厂,在滨海这个城市,如果说有人敢和韩谦火拼,估计也只有这位厂长老头儿了。

毕竟这个造船厂造的是潜水艇,高级东西。

老古坐在后座小口喝着保温杯里的茶水,韩谦不断的用眼睛瞄,低声道。

“啥茶?给我喝口呗!”

老古把保温杯递给了韩谦,喊了喝了一口满脸痛苦。

“你喝蜂蜜水干啥啊?你昨晚喝酒了啊?”

老古点了点头。

“喝了点,今天有个部门过来滨海看一下造船厂这边,顺带着检查一下滨海最近发生的事情,冯伦死后让那些狂热粉丝在滨海胡闹,酒店的失火,墓园被挖,李金海受伤,以及滨海内大规模的组织行动,这些都属于衙门口的失责问题。”

(

韩谦低声道。

“问责来了?”

老古点头,伸出手夺过保温杯轻声道。

“爱新觉罗·桃花,程锦,孙正民,陈金叶,秦耀祖,李金海等人二十余人均要被问责!”

韩谦对着老古眨眨眼,问道。

“你找我··真没事儿?”

老古笑道。

“呵呵,其实这个责任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大就是滨海这边管理有问题,小呢,就是滨海衙门口儿处理事情速度很快,没造成大规模扩散!一件事儿两种说法。”

韩谦低声道。

“所以呢?”

老古再次笑道。

“给这几个人伺候好了,呵呵一笑,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孙正民和程锦等人也就没什么太大的麻烦了,写个检讨就好了,但是要伺候不好啊!人家说话,我办事儿。”

看着眼前的船厂大门,韩谦笑道。

“这造船厂有规定,不允许韩谦和狗入内,古爹啊!我要是伺候不好他们呢?咋说?”

“程锦,孙正民等人免职呗,儿啊!爹给你透个底,这次他们来呢,一是船厂,二是衙门口,三是针对你们等人是否涉黑!”

“做孙子呗?”

看着车子直接开进造船厂,韩谦感叹。

“羡慕啊!你们拿个牌牌就进来了,我上次站在这门口看了一会他们都要拿枪崩我了!”

老古好奇的问道。

“你和他们有矛盾?”

韩谦认真摇头。

“没有!绝对没有,都没见过面!”

等跟着老古走进船厂的办公大楼顶楼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全部都是男人,年龄都在四十到六十之间,具体看不太出来,船厂的小老头儿站在办公室中间低着头。

几人看着老古带着韩谦走进来也只是点了点恩了一声,没有起身,甚至有人都没看老古,估计这职位身份应该差不多,最起码不会低。

隶属不同的部门,也不用太给面子。

坐在昔日这个小老头儿椅子上的男人抬起头看向老古。

“古哥,看看这个?”

老古呵呵笑道。

“李秋!你们的事儿我不掺和,也不用给我面子!”

名叫李秋的男人呵呵笑道。

“这么说一会到了衙门口你也可以不给我面子喽?问题不大,但是收拾一下的话能判个两年。”

话出站在办公室中间的小老头儿有些慌了,这时候韩谦走上前对着老古的耳朵边低声道。

“古爹,能不能保一下?上次我还敲诈了他十五万。”

老古缓缓转过头看向韩谦,韩谦挠头尴尬道。

“上次一个民用船的螺旋桨我拿去玩了几天。”

老古瞪了韩谦一眼,看向李秋开口道。

“差不多就行了,人你判了短时间谁能顶上来?罚点款,做个检讨,再监视一段时间就行了。”

李秋看着老古撇撇嘴。

“咋?和你这干儿子有关系你就开始扯犊子了呗?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老古呵呵笑道。

“我儿子欠我一顿烤全羊。”

李秋眯着眼看着老古笑骂道。

“你这老东西知道我好什么?但是这一个烤全羊可是一点不够啊!刚才小陈强给我打电话了,说晚上要宴请我吃点滨海特色,古哥啊,咱们俩就直接说,小陈强让我吃开心了,我就收拾程锦和孙正民,我这一辈子就这样,贪嘴!不吃好的,不吃破的,不吃便宜的,不吃贵的!你看着办,我吃开心了,滨海什么事儿都没有,我吃的凑合,收拾一半,我吃好了,什么事儿都没有。”

韩谦低着头拉着蔡青湖小声嘀咕。

“这不是来了一个挑食的饭桶么?”

韩谦的声音很小很小,结果李秋的声音传入耳中。

“先把蔡青湖免职吧。”

灵感枯竭,我觉得我应该去喝点酒

最新小说: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 江湖枭龙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天才女帝帅炸了 乡林小医仙 绝色乐妃倾天下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护花狂医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